Profile Photo
光刚、翔润竹马、丸昴仓安横雏 、巍澜、一织陆龙三月Mezzo

本帳號 閑言闲语

子博: @カツ丼
全放置KK相關文章

快来找我聊天嘿:D
  1. KinKi
  2. 私信
  3. 归档
  4. RSS

OOC属于我 

祝 @二宮夫人想當大野太太 毕业展览成功!

*

你看,小说里,不是都是队长跟经理的恋爱故事吗?

所以呢?

*

J大许许多多段姻缘,许许多多的故事。

例如前段时间大四毕业就直接飞去公证的前辈两人。

比如从小就是认定彼此的后辈。

也不是甚么都是幸福快乐的,就好比如自己。

给自己一杯酒,证明自己曾经喜欢过。

 

*

二宫和也,原本进棒球队是准备投球的。

不过就是面试那天被班上女生强行穿了女仆装被小恶魔前辈看见了,才从投手直接变成经理的。

跟自己同一届的……是呢。

居然自己的眼中只看的到相叶雅纪呢。

相叶雅纪,棒球队队长,阳光的微笑,对任何人总是保持着活力的笑容,被打击到了也是率先站起来鼓励队友,在他身上完全看不到任何阴霾。

『所以,一见钟情不是不可能吧,Nino。』松本润把衣服全部分类好,装入洗衣袋后这么回答,『你懂我的感觉吗?』

『你说被学生会长一个不小心把球踢到你的头把你背去医护室吗?』二宫和也不客气的笑了两声,『是没有啦,下次我可以考虑让相叶拿棒球丢我看看。』

就是维持这样的关系,你不知道我喜欢你,最好不要知道,永远不要知道的好。

*

也不是对相叶雅纪特别好,至少二宫和也是自己这么认为的。

当相叶雅纪在练习结束后不是先离开而是所有人解散让自己留下来的时候,二宫和也满脑子只有想着,是我公器私用的把机台挪来部活被骂了吗?

二宫和也看着站在眼前高自己很多的队长,心理有一百种理由正在思考到底要用那个方法混过去的时候,听到的却是那个禁忌。

那个绝对不能答应的,那个禁忌。

绝对不行。

「你在练习告白?」

看着支支吾吾讲不出个所以然的相叶雅纪,二宫和也波澜不惊的脸扯出笑容,「去啊!说的这么好。」

「Nino!」相叶雅纪抓住二宫和也的肩膀,「我说的是你!我喜欢你!二宫和也!」

完了。

「不…。」

二宫和也你要镇定,一定是你平常对他太好了。

「你喜欢我甚么?因为我对你比其他人还要好吗?还是大家都告诉你我喜欢你?」

「不,那个,没有甚么特别的理由。」过了好久,当部活的电扇已经来回转动好几次了,相叶雅纪才回答,「我很喜欢小和,从一开始就喜欢小和了。」

「一开始?你说谁怂恿你的,好哇,他是想被我揍是吗?」二宫和也抓起旁边的随身包包就要往外走,「是樱井翔吗!」

相叶雅纪将他抓了回来,逼迫二宫和也直视着相叶雅纪,「Nino!你就不能相信我吗?」

我想相信啊,但是世界的残酷让我不得不放弃啊…

「相信甚么?每个人的结局就像前辈那样?」二宫和也说,「那,」

他比着窗外,「那既然你要我答应,可以喔。」

「还记得我们前几天吃了西瓜吧?教练送的。」

「我把所有籽都倒在土里面了,要是长出了西瓜,我就答应你。」

「期限是下个夏天。」

*

后来。

后来就毕业了呢。

*

最后的结果还是一如二宫和也所想。

看吧,这就是你所相信的。

*

「你明明也很喜欢他。」

「润不也是吗?」躺在沙发上,视线没有离开过掌机的二宫和也辩驳,「我可不会在那家伙说出他要跟未婚妻结婚的同时第一个说おめでとう还大肆庆祝的。」

「这种时候还要跟我吵这个吗。」松本润把做好的意面端上餐桌,淋上前辈寄过来的肉酱,「刚前辈又寄食物来了,他这次又是去哪里。」

「谁知道,反正光一前辈会陪着就是了。」二宫撇撇嘴,「所以说,只有这两个人才是J大的童话啊。」

「对了,你知道吗?」松本润将面递给二宫,顺手附上叉子,「听说西瓜最后有长出来耶?」

「甚么西瓜?」

「你竹马的西瓜。」

「不是你们去偷偷移植的吗?农学部的前辈每次约我出来喝酒都说这件事好吗?而且。」

「干嘛。」

「就算长出来了,他还是没有回来找我。」

「这不就是,我最想要的结局吗?」

*

人生不会甚么都是完美的,但是你的人生少了我,或着是少走一些路,你会更好过一点。

﹝END﹞

-

评论(2)
热度(5)
  1. ノちゃんItsumi 转载了此文字
    謝謝你(抱抱動態展覽非常成功意外的得到第一名hhh 謝謝給我的竹馬✓(比心